4年回报100倍?口袋鼠停业,三十多代理商投诉无门

时间:2019-09-18 22:50:47 作者:极速赛车代理 热度:99℃
  • 极速赛车代理

  • △ 口袋鼠相关人员在会上宣讲收益 ? 作者|芥末堆 大卫 ? 编辑|芥末堆 天一 吉吉 今年6月,来自山东泰安的宁先生发现,自己代理的产品“口袋鼠”课程内容已一个多月未更新,工作后台也登不上,一年来的课程收益几十块甚至无法取现,近30多位代理商反映均有如此遭遇,投入总额或达四五百万。但代理商们于本月初到杭州总部后发现,该公司早已人去楼空。 口袋鼠隶属于杭州口袋鼠科技有限公司,是一家专注于K12的在线教育平台,定位于为6—18岁的孩子提供在线课程服务。其自称教育界的“今日头条”,曾获得“最具创新力企业奖”。 在对代理商进行宣讲时,口袋鼠提出了10万投入可获百万收益的噱头,参会者疑对方营销有“套路”,且允诺的多项服务未兑现。让代理商们感到愤怒的是,公司在经营不善的情况下,未及时止损,五月份曾继续对外招商。 该司总经理称,禁止有害App入校园的政策出台后,公司已着手转型,相关经济及法律问题会安排负责人对接。当地派出所的通报显示,该司代理商的资金流向成疑,存在风险。目前该案件已转至经侦部门,相关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中。 10万投入可获百万收益,参会者疑对方营销有“套路” 宁先生是偶然通过微信群里“口袋鼠”的一个报名链接,在去年6月缴纳七百多元参会费后,到杭州当地酒店参加了品鉴会,当时宣讲师对二三十名参会者进行产品及收益展示,宣称加盟者投入10万可获百万收益。 该司在官方公号上发布的信息显示,对口袋鼠合伙人权益共三个部分,其中,线上消费可“坐收所在区/县口袋鼠平台所有学生消费的至少25%”,其推算若按照一个区县50万人口来计算,当地适龄K12的人群为8万人口,以首年渗透10%人均年度消费仅仅800元来计算,一年的收益至少160多万。线下学校收益部分则“有机会享受到所在区县学校60%的消费收入”,以一个区县入住1所小学2所中学来计算,一个年级300人,人均消费400元,那么一年的收入也将近百万。另外,加盟者还附加广告与流量分成收入。 宁先生系首次跨界进入教育行业,对产品了解不多,这样的收益足以打动他,且彼时他对口袋鼠APP上的课程还较为满意,认为“上面有不同地区、不同版本、适合不同年龄段孩子的课程”。 一位来自湖北的参会者在前年参会时曾对收益抱有怀疑,“怎么可能一个学校赚这么多钱”。 但随后,她被宣讲师口中的理想打动了,对方称可“通过软件研发,向学校和机构来推广平台,使教育资源实现共享,让偏远山区也能享受到好的教育”。 不过,宁先生仍未当场交钱,当天晚上,三个工作人员又到宁先生下榻的房间反复推销,对方告诉他,交全款15万可打八折,但宁先生只有2万,对方表示可先交一万定金,请示领导后也可享受此优惠。优惠时间有限,宁先生不想错过,他最终选择签约。 △ 宁先生和口袋鼠签的合同 对方告诉宁先生,在签约后,加盟商可以使用品牌标识等成立公司,并购买该公司的录播设备,同时口袋鼠总部可以派人协助加盟商进行地推、对接当地培训机构和学校等服务,也会根据各地不同学情情况不断更新、研发新的课程内容方便加盟商使用。 来自河南的参会者魏女士事后想起来有点纳闷,参会的代理商们在会上会下几乎没法交流,“晚餐时有工作人员陪着,住宿也是对方安排在不同的酒店旅馆”。 据官网介绍,“口袋鼠”品牌隶属杭州口袋鼠科技有限公司,是一家专注于k12的在线教育平台,定位于6—18岁的孩子,为幼儿小学初高中阶段提供在线学习课程服务,提供小初高全学科课外教学和课外辅导视频(大都为录播课程)、提供课程学习、海量题库、在线作业、分析报告、错题梳理等服务。 在融资消息中,口袋鼠被描述为以Web+App端为入口,搭建了老师、学生和家长的三端式架构,主要通过学生端课程收费。而在师资方面,平台与B 端线下教育机构合作,聚集科目讲师。 该司曾斩获2018第七届中国财经峰会“最具创新力企业奖”,并获得浙江杭州市科技型初创企业的补助资金。在该司官方公号上,其宣称是基于互联网思维,以用户需求为导向,精准连接学生与知识的S2C教育服务平台,已覆盖全国24个省区,小标上则写着:教育行业的“今日头条”。 △ 口袋鼠的广告 据媒体报道,口袋鼠已于2018年初完成500万元天使轮融资,投资方为金远投资。且于去年寻求1500万元天使轮+融资,出让股份10%,资金将用于产品开发、BD拓展等方面, 创始人李剑樑透露,口袋鼠规划在2018年完成拓展400个区域,实现积累200万注册用户的目标。但据代理商透露,后续融资并未完成。 收益趋近于无,内容停更而招商继续 在签约不久后,许诺并未兑现。宁先生发现,在购买了口袋鼠的录播设备,并在泰安当地租了办公室后开始地推,公司却未见人来支持,理由是,“支持团队去了其他地方,或时间不凑巧”。 更糟糕的是,产品本身也存在诸多问题。在课程内容上,口袋鼠上的录播课彼时还无法在山东泰安落地,宁先生询问公司能否研发适合当地的课程时,对方表示可先收集当地各学校资料,研发人员需要时间。但宁先生收集了当地的课程版本,传给后台人员后,到目前为止,“他们上传的也仍是旧的鲁教版内容”。 据媒体去年报道,口袋鼠的线上微课已超3万节,精准辅导课次达1万+。在口袋鼠网站上这些课程在不同年龄段、科目、教材上进行了分类。 但芥末堆登录口袋鼠APP学生端却发现不少异样。平台主要提供免费课和会员课两种,会员价是588元,其在广告中称,会员学习内容可同步教材课程,紧密结合校园学习进度,也可享有春秋季同步辅导课、寒暑假衔接课以及专项课程等,而芥末堆能看到的目前只有六年级到九年级的十套课程。会员服务也包括名师在线辅导答疑服务,但芥末堆拨打对接的客服人员电话却未能接通。 早在2018年,芥末堆就曾报道过口袋鼠,彼时该平台上的课程免费,由其他机构或有偿、或免费提供,工作人员曾表示后期会由总部设置定价区间。但宁先生表示,每个课程五至十元的价格跟其他进入当地市场的工具类APP比并无竞争力,“他们是免费的”。 芥末堆注意到,APP上属于口袋鼠研发的课程非常之少,免费课程中只有一个针对奥数小学4年级,平均3至4分钟的课程。其他大多是“德智教育”、“全品学堂”两家机构的课,寒假衔接课程也大都以上述两家机构为主。 △ 五天一更的专家课程,几乎没有更新 在APP首页上的多个细节显示,内容更新或已停止。比如首页轮播图banner推荐“某大语文专家课程五天一更新”,点击页面后发现,六位专家老师里除一位课程更新超过20节,其他老师只有1至2节。静态banner则仍放着春季同步课程,有效期至2019年6月30日,这种情况在网页版上也一样。且移动端存在着卡顿、延时、点击无反应等情况。 据宁先生发给芥末堆的截图显示,5月的app界面与现在的差别不大。芥末堆致电“全品学堂”资源合作电话,工作人员表示,口袋鼠采购其机构一年的课,目前已明确表示不再续约,但并未说明原因。 宁先生表示,因为产品研发毫无进展,课程不更新不落地,去年到现在没有一个学生买过平台的会员。宁先生的收入按规定有三块,一块是学生购买课程时可获25%的分成,一块是教师上传录播课被购买后的分成,还有一块是流量广告收入,但他只在教师课程提成上收入几十块,且无法取现,其后台登录页面显示异常。 △ 代理商后台已无法登陆 魏女士则向芥末堆透露,自2017年底加盟后,到目前为止装修加购买设备等,已累计投入十来万元,但没有收益,在魏女士所在的30几个维权代理商的群里,问及是否有过收益,“就一个举了手,收益还非常之少”。据宁先生介绍签约的号牌是180多名,其估计总的代理商的人数预计达200名左右。 △ 口袋鼠五月继续招商 让代理商们觉得愤怒的是,在内容久未更新,研发无进展的情况下,相关页面显示,口袋鼠五月份继续对外招商。 公司人去楼空,资金去向成疑 来自湖北十堰的李云(化名)表示,在产品无实质进展的情况下,公司教他们到学校做地推,其实就是在“画饼”,自己被对方拖了半年多,差点生计出问题。她于去年五月要求口袋鼠退款,但对方表示“没有这个政策”,之后工作人员甚至失联。 魏女士8月7日直奔口袋鼠杭州总部,但发现公司已人去楼空,她在公司捡到带有口袋鼠标识的笔记本,上面记载着当月入账情况,以及三级代理的架构图。一位在口袋鼠旁办公的公司职员告诉芥末堆,从今年初,口袋鼠就已将部分面积出租,前不久还看到几个人,但不知道是否是来看场地的还是该司职员。 △ 口袋鼠杭州总部人去楼空 魏女士也向杭州市余杭区仓前派出所报案,不久一份署名为仓前派出所、未盖公章的“关于杭州口袋鼠科技有限公司情况汇报”流出,通报上称杭州口袋鼠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占该司90%股份,杭州金远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占股10%,后者经查询有一条经营异常记录。上述公司工商登记号码经芥末堆核实均为口袋鼠的办公电话,未有人接听。 派出所针对该公司的资金流向进行分析后发现,“该公司最终的资金流向分别流入上海联备实业有限公司、上海觉杰广告有限公司、上海扉户实业有限公司等公司账户,涉及加盟费的资金均流入上海。该公司风险点存在,建议挤压”。 △ 疑派出所流出的相关情况介绍 芥末堆通过天眼查发现,上述上海几家公司其成立时间和杭州口袋鼠公司相近,芥末堆拨打上述三家公司电话均未有人接听。 公司:政策原因转型未成,案件已转经侦 魏女士辗转找到口袋鼠的总经理杨建华,对方表示,公司因去年底政策禁止有害APP入校后便着手转型,但并未成功。其称魏女士是“7月份后第三批过来的,很多事情已经发生了”,杨建华表示自己半年工资没发,很多员工被遣散回家。 芥末堆了解到,今年初,浙江教育厅发布《关于严禁有害APP 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》,要求明确APP使用负面清单,“凡未在教育行政部门备案的学习类APP,一律禁止在校园内使用;虽经备案,但事后发现与备案情况不符或出现有害信息的,一律禁止在校园内继续使用;进入校园的学习类APP一律禁止向学生收费或由学生支付相关费用”。 芥末堆以代理商朋友的身份与杨建华进行沟通,对方透露,公司在产品快搭建好准备下市场时,碰到政策大年,又因“代理商市场盈利不是很好,公司也亏得很厉害,没办法只能转型了”,其告诉芥末堆现在已经不招代理商了。 但在芥末堆亮明身份,就为何不及时止损、明知产品研发停滞的情况下仍继续招商等问题提出采访要求时,对方表示自己不能答复,“涉及到经济和法律这块,公司已经安排专门负责人会去对接,至于涉及到财务资金问题,专门的司法部门也会根据相关取证情况进行判定”。 芥末堆近日致电口袋鼠法人李剑樑,显示无人接听。18日芥末堆致电仓前派出所,工作人员表示,案件已经移交给经侦部门,相关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中。 教育还有什么门道,悄悄告诉我吧 ID:wujianjie1991 �

    站长声明:以上新闻内容是由各互联网用户贡献并自行上传的,我们新闻网站并不拥有所有权的故也不会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您发现具有涉嫌版权及其它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至:13913392@qq.com 进行相关的举报,本站人员会在2~3个工作日内亲自联系您,一经查实我们将立刻删除相关的涉嫌侵权内容。